首页 > 知产情报局 > 一场关于“微信红包”的战争,浅谈互联网时代侵权防御注意事项

一场关于“微信红包”的战争,浅谈互联网时代侵权防御注意事项

2019-07-23 13:15来源:知产情报局

互联网快节奏特性使得法律必然存在一定的滞后性。作品完成之日即著作权产生之日,作品发布后,如何证明原创所属,成为了待解决的新议题。

一场关于“微信红包”的战争

根据北京商报及有关媒体消息,近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腾讯诉北京青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侵权案,案件最终以青曙理赔腾讯40万元侵权赔偿并承担诉讼合理支出告结。

其实早在今年初,腾讯便以一纸诉状将被告方青曙送上法庭。腾讯称,被告方青曙在未经其授权许可的情况下,直接使用了由腾讯方创作完成的6个微信表情,该行为侵犯了其创作微信表情的著作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

该案件中,双方已经僵持数月,对这个案件的争议焦点是针对侵权行为的细节裁量各执一词。青曙方面对其未经许可使用腾讯微信表情的侵权行为既成事实的情况下,对其“盗用微信电子红包设计元素”的裁量提出异议,称腾讯旗下微信红包软件在诞生之前,网络已开始盛行相关类似电子红包,对于电子红包的认定青曙方面认为这属于公有元素,故应对其侵权判定不应成立。

在这里院方表示,考虑到腾讯旗下开发的微信社交软件的社会影响力以及侵害著作权行为及带来的损失,和青曙旗下社交软件“吹牛”在界面装潢做出了微小创新,酌情考量下,法院判决青曙理赔腾讯侵权赔偿40万元并承担诉讼合理支出,与此同时,驳回腾讯方较大数额索赔请求。

对此,法院方回应称,根据我国现行著作权法第十一条规定,“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及非法人单位为作者。”本案中,腾讯提交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足以证明其为微信应用软件的著作权人。此外,腾讯还提交了创作底稿、微信更新日志截图及网络文章等予以佐证。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即可形成证据链。

浅谈互联网时代侵权防御注意事项

对于微信红包借用传统纸质红包公有元素,非微信独创的辩词,法院方对微信红包开启页、微信红包聊天气泡与电子红包相关页面做了对比分析。双方均采用了红色、长方形等传统实体红包的基本特性元素,但在颜色搭配与变化、文字、线条的排列组合与设计等方面均存在明显不同。这些差异,恰恰体现了各自创作者的独创性表达。

衡量抄袭恶意一般还要考量作品本身独创性元素。独创性高,代表作者投入精力多,则保护力度大。但是作品本身复杂性、是否存在在先作品相同或近似要素等都是独创性的考量要素,这是通过理性人的角度出发去看待的,没有具体可以量化的数值型标准。

而其电子红包聊天气泡亦然,与微信设计区别仅在于被告电子红包白色框内含有“吹牛”红包字样,设计构成实质性近似。而“吹牛”用户体量较大,商业运营角度来看,损害了腾讯经济利益,青曙侵犯腾讯信息网络传播权成立。

侵犯著作权一般法院会考量两个要素:首先,被控侵权作品是否与维权作品构成实质性近似;其次,被控侵权作品的创作者、使用者是否接触过维权作品。对于后者,一般维权作品发表后,就算接触。腾讯提供了创作底稿、更新日志及网络文章,形成证据链,证明其在登记证书证载作品就是归腾讯所有。实际上可以理解为,谁先创作完成的,谁就抢占较为有利的地位。

谈及互联网时代,著作权侵权行为屡禁不止的现状。可以这么说,就目前来看想要规避网络时代著作权确权难的问题,首先公民作为权利人,应当将这种著作权意识内化,最重要是培养证据留存意识。比如在创作的过程中,注意保留与受委托的第三方签署的合同;其次,当发现侵权行为产生时切忌得过且过,那样将更不利于整个社会权利意识的形成,当作品成为公有领域,未来维权会更难。

京师致力于企业服务产业联盟的建立与传承,涵盖于企业全部需求的简洁化、高效化、的一站式解决方案服务商。  

京师提供共计500+标准化企业服务项,并因相关产业的发展,及政策随时部署并进行发展。小到工商注册,大到上市 融资及国家扶持基金政策申报,全部囊括。京师自有资源丰富,囊括上千家企业的合作,涉及所有行业。